银河总站官网 > 银河总站官网 >

高二语文阅读材料:《杜甫心影之借兵回纥》素材

  内容提示:借兵回纥   安、 史叛乱之后, 由于唐玄宗的猜忌、 杨国忠的干扰, 哥舒翰兵败潼关, 二十万军队一朝覆没。 尽管郭子仪、 李光弼等人, 依然率军转战, 但因势单力薄,要想收复长安, 消灭叛军, 实非易事。 由于回纥愿意助战, 经郭子仪建议, 唐王朝借兵回纥, 以资平乱。 当时平叛如同救火, 一切都从此着眼, 为此着想, 至于其后果会怎样, 已无暇多想, 实也难以料及。 过去有些人根据《北征》 中的几句诗: “阴风西北来, 惨澹随回纥。 ……此辈少为贵, 四方服勇决。” 认为杜甫已事先料到“借兵回纥, 终为国患”。 其实杜甫当时并没有这种深忧远虑。 这几句诗的文势直贯下面...

  借兵回纥 安、 史叛乱之后, 由于唐玄宗的猜忌、 杨国忠的干扰, 哥舒翰兵败潼关, 二十万军队一朝覆没。 尽管郭子仪、 李光弼等人, 依然率军转战, 但因势单力薄,要想收复长安, 消灭叛军, 实非易事。 由于回纥愿意助战, 经郭子仪建议, 唐王朝借兵回纥, 以资平乱。 当时平叛如同救火, 一切都从此着眼, 为此着想, 至于其后果会怎样, 已无暇多想, 实也难以料及。 过去有些人根据《北征》 中的几句诗: “阴风西北来, 惨澹随回纥。 此辈少为贵, 四方服勇决。” 认为杜甫已事先料到“借兵回纥, 终为国患”。 其实杜甫当时并没有这种深忧远虑。 这几句诗的文势直贯下面“伊洛指掌收, 西京不足拔, 官军请深入, 蓄锐可俱发”。 浦起龙认为杜甫“深以速收京阙, 直捣贼巢为望”, “盖此时所急, 尤在克复, 不与《留花门》 同旨”( 《读杜心解》)。 这种看法, 还是比较符合杜诗原意的。 联系杜甫同时所作的《喜闻官军已临贼境》 看, 就更清楚了: “花门(回纥的代称) 腾绝漠, 拓羯渡临洮。 此辈感恩至, 羸俘何足操。” 在此只见喜悦之情, 绝无忧虑之意。 在杜甫写了上面所引两首诗后仅一个月, 即肃宗至德二年(757) 十月, 回纥精骑和郭子仪的朔方军一起克复西京(长安)。 当时杜甫还在鄜州家中, 但他听到这个消息后, 没有沉没在一片欢庆声中, 而能见微知著, 心怀隐忧, 以期上下共戒, 防患未然: “汗马收宫阙, 春城铲贼壕。 赏应歌《杕杜》, 归及荐樱桃。 杂虏横戈数, 功臣甲第高。 万方频送喜, 无乃圣躬劳。”( 《收京》) 为了尽快收复长安、洛阳, 唐肃宗事前曾不惜以牺牲两京年轻妇女和金银财宝为代价, 求取回纥的帮助, 和回纥统帅定下一个可悲更可耻的盟约:“克城之日, 土地、 士庶归唐, 金帛、子女皆归回纥。”( 《资治通鉴 唐纪》 肃宗至德二年) 杜甫担忧收京之后, 回纥恃功邀赏, 肆其淫威, 诸将僭奢无度, 骄横跋扈, 这万方送喜之时, 正是祸起忧生之端。 而回纥入东京之后, 果然纵兵掳掠, 洛阳市民最后交出罗绮万匹, 方才罢休。 至于以后诸将跋扈, 藩镇割据, 更成了 唐朝后期最大内患。 杜甫的忧虑, 不幸竟一一成为现实。 不过唐肃宗显然并没有因回纥的大肆掳掠而觉悟, 更没有从中汲取教训, 还接受了 回纥屯兵沙苑的要求, 从此以后, 回纥骑兵豕突, 骚扰不已。 正是耳闻目睹了 这种状况之后, 杜甫写了 《留花门》 这首诗, 诗中主要写了 留花门的危害,其意则为花门不该留。“田家最恐惧, 麦倒桑枝折”,“渡河不用船, 千骑常撇烈”。这些诗句, 形象地描写了 当时回纥兵不能剿叛, 反而害民的景象。 但当时的唐王朝, 对此却显得束手无策。 肃宗用以羁縻笼络回纥的本领, 除了 奉送金银财帛,就是出卖女色了。 乾元元年(758) 七月, 肃宗将幼女宁国公主嫁给回纥可汗为妻,临别时, 公主发誓说:“国家事重, 死且不恨。”( 《资治通鉴 唐纪》) 国家的安危,竟系在一个弱女子的身上, 真可羞可怜。 虽然宁国公主深明大义, 不惜牺牲自己,有所作为, 但结果却并不如意。 一年后, 回纥兵败, 可汗死去, 公主不愿殉葬,最后忍耻含羞, 剺面而归。“闻道花门破, 和亲事却非。 人怜汉公主, 生得渡河归。秋思抛云髻, 腰支媵宝衣。 群凶犹索战, 回首意多违”( 《即事》)。 这首诗既是当时和亲失败的记录, 也是对朝廷和亲政策的批判。 “自古以为患, 诗人厌薄伐胡为倾国至, 出入暗金阙。 中原有驱除, 隐忍用此物”( 《留花门》)。 借兵异族, 原是不得己的事, 其危害是众目 共睹的。 诗人忧深思切, 比一般人要看得更远: “闻道花门将, 论功未尽归。 自从收帝里, 谁复总戎机? 蜂虿终怀毒, 雷霆可震威。 莫令鞭血地, 再湿汉臣衣。”( 《遣愤》) 回纥恃功邀赏, 骄横肆虐, 固然是时事之可愤者, 但更令人愤慨的是: 当时朝廷蔽 于近幸, 猜忌大臣, 养毒贻患, 自取其侮。 杜甫认为, 要讨叛平乱, 最重要的是上下之间的同心协力, 如果不思修德奋发, 只知依赖外力, 结果无不由借兵而召侮, 自食其苦果。 杜甫晚年曾作过一首小诗: “贞观铜牙弩, 开元锦绣张。 花门小箭好, 此物弃沙场。”( 《复愁》) 这首诗, 绝非仅仅为“铜牙弩”、“锦绣张” 的废弃而可惜, 也是对唐王朝不思自振的喟叹。

上一篇:从郭子仪诗歌组看杜甫对《诗经》的继承和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